• 咸慈医院 [博客]
  • 咸慈医院 [百度地图]
  • 咸慈医院 [新浪微博]
  •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

  •  >>医院新闻

    共和国演讲家彭清一教授莅临我院体验开腠养生药浴

    一、朋友们欢聚一堂

     

    二、戴强发院长敬彭清一教授

     

    三、戴强发院长和彭清一教授合影留念

     

    四、彭清一教授体验开腠养生药浴后和保健师合影留念

     

    五、彭清一教授生平简介

         彭清一,舞蹈演员。山西忻县(今忻州)人。1949年毕业于华北大学。历任中央歌舞团演员、舞蹈队队长,文化部舞蹈训练班主任教员,中国舞协第三、四届常务理事和第五届理事。196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主演舞蹈《大刀进行曲》、《花鼓灯》等。参与表演的《红绸舞》、《游春》、《西藏舞》获1951年第三届世界青年联欢节舞蹈比赛一等奖。

        共和国四大演讲家之一;华人演讲网高级讲师;中国演讲家协会副理事长;中华教育艺术研究会理事长183所大学特聘教授;直接听众达300万人。

        曾先后到3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访问,并见过莫洛托夫、米高扬、布尔加宁、铁托、胡志明、布托、尼克松、福特等领导人。作为艺术家,他经常受到毛泽东、刘少奇、周恩来、邓小平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。他的名字被收入了《中国当代艺术家词典》。

        彭清一老师的故事:

        彭清一的原名叫彭家祥,他的家乡在山西忻州,10岁丧母成为四处为家的流浪儿。当彭清一死了父母成为孤儿的时候,正是日本侵略者在中国横行肆虐的年代,对于无依无靠的彭清一来说,流浪乞讨似乎是这个10岁孩子的唯一出路。8年的流浪生涯,造就了一个标准的叫化子;浑身又脏又臭,脸上黑乎乎的一片,只有两眼放射出人性的光芒。

        1949年1月31日,北平和平解放。在欢迎解放军入城的队伍中,这个饿得打晃儿的叫化子也挤在人堆里高喊:“欢迎解放军!解放军好!”一位解放军战士看他面黄饥瘦,就解下身上的干粮带送给他,饱尝疾苦的彭清一第一次体会到人民军队对老百姓的关心爱护之情。

        一天,彭清一在宣武门看到一张告示: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开办的华北艺术系招生。这消息让他兴奋异常,可招生广告上“需要高中文凭”的规定,把他的心浇凉了。此时,他的侄女彭本一了解到他的心思,慷慨地说:“我马上要回老家山西,我的高中文凭就送给你吧,相信你在革命的征途上会勇往直前的。”就是凭着这张经人添添改改变成“彭清一”的高中文凭混进了考场。考官正是那位扮演过白毛女的艺术家王昆。看着眼前这位腰系草绳,在招生广告中蓬头垢面的流浪儿,王昆并没有丝毫的嫌弃。

        “你会唱歌吗?”王昆和蔼可亲地问。

        “解放军的天,是明朗的天……”彭清一挺起胸膛,放声地唱起来。王昆讲:“你嗓子还不错,怎么刚解放北平就会唱革命歌曲?”彭清一回答:“想参加革命,不会唱革命歌曲怎么行呢?”王昆被他的机智逗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 考试完毕后,王昆对他说:“你先回去,三天后看榜。彭清一忐忑不安地问道:“我到底考上没有?”王昆冲他目光挤了一下左眼,他立即领会,像小鸟一样飞了出去。

        在华北艺术大学的熔炉中,彭清一学习歌舞,演话剧,更多地是学习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理论。历经生活的锤炼,使他有了坚定不移的信念;只有跟着共产党走,才能找到出路。

        二十岁学芭蕾为报党恩。大学的学习和生活,使彭清一深刻地感受到了革命大家庭的温暖,崭新的衣服,香甜的饭菜,明亮的教室,紧张的学习,这一切都是共产党给予的。党就是他的母亲,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他的一切。每当回忆起过去的惨痛经历,他都流着泪在心底呼唤:“党呀,我的恩人,我要用我的一切报答你。”

        彭清一天生一副好嗓子。在华北大学艺术系学的是戏剧,但他却喜爱舞蹈。特别是参加了中央西南民族工作团之后,西南之行使他在民族民间舞方面有了很大进步,尤其是西藏舞,更是韵味十足,在汇报采风成果时,当时著名的舞蹈家戴爱莲慧眼识金,结果彭清一被送入了中央戏剧学院舞蹈团。

        不知道搞艺术需要什么条件的彭清一,没量过上下身比例,没有经过“力度”、“软度”的测试,甚至也没有注意到最犯忌的“O”型腿。20岁的他,并不懂得这个年龄身体成型,可塑性很差,而想在舞蹈方面有所成就,没有十年的艰苦磨练是难成气候的,所以当苏联著名芭蕾舞蹈家斯考尔斯和芭兰诺娃看到一个大小伙子,而且还是个罗圈腿时,连连地摇头。此时此刻,彭清一才发现自己学舞蹈的条件这么差。他一度消沉,想放弃舞蹈。但是戴教师的愿望,党组织的关怀,同志们的鼓励使他鼓起勇气,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和选择。

        在平日的练功中,为了练好一个基本动作,彭清一遵照教员的指导,对每一个动作都要练上百次,千次,一个上午要换好几件汗水淋淋的背心。为了练好芭蕾中的旋转动作,使旋转动作优美,柔和,彭清一连走路都在想动作,练动作,以至好几次撞到路上的行人。

       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不久,彭清一的基本功有了很大提高,芭拉诺娃发现彭清一的众多变化,感到非常惊喜。分配班次时,彭清一被分配到芭蕾舞甲班,这个班的每一个学员都是舞蹈团的佼佼者。

        五、六十年代,经过严格的基本功训练,彭清一又踏上了发展民族民间舞蹈的艰辛之路,执著于事业的人,不论干什么,都能为自己找到超越旁人的蹊经。彭清一以自己的智慧与汗水,成为一名出色的民族民间舞蹈艺术家,也成为一位视艺术为生命的人。

        1985年,彭清一在排练完大型音乐舞蹈史诗《中国革命之歌》后不久,作为文化部高级职称评委会评委,中国舞蹈表演艺术委员会的五名常委之一,在考核中他要为青年演员做示范动作。彭清一连做了两个示范动作都很成功,为了让青年演员有更清晰的印象,他又接着做第三个示范动作。毕竟是55岁的人了,难免力不从心,一个跟头上去,空中翻转360度,由于冲力太大,先着地的左腿受不起全身的重量,只听“咔叭”一声,彭清一的左腿骨折。飞来的横祸,残酷的现实,彭清一不得不离开他心爱的舞台。

        从艺术舞台走上人生讲台。这时,在彭清一面前有两种选择:一是功成名就,回家颐养天年;二是适应当时的潮流,利用他的知名度,人际关系组织“走穴”团体赚大钱。彭清一舍去了这两种选择,他始终认为人的一生就应生命不息奋斗不止。他选择了舞台上的一步“横跨”,从艺术舞台走上人生讲台,从事思想政治工作,为净化人们的灵魂而呐喊,为正义而呐喊,为祖国强盛的明天而呐喊……

        当我们问到他:“从舞蹈演员走到讲台,转行的跨度这么大,您是如何适应的?”彭老师笑笑说:“用我在报告中常讲的一句话就是:爱就爱得深,干就干的好。吃常人难吃的苦,受常人难受的罪。”

        为了使自己的演讲更富有教育意义,彭清一阅读了大量哲学、心理学、社会学等方面的书籍,系统地钻研了马列主义、毛泽东思想的理论原著,搜集整理了当代青年在不同岗位上建功利业的生动事例,从中吸取了大量有益的营养。无论是读书、阅报、看电视或与人交谈只要发现与演讲有关的范例,生动的格言警句,他都要及时地记在笔记本上,然后把他烂熟于心。

        为了写好演讲稿,彭清一经常挑灯夜战,全然不顾自己的痛残的躯体,他把讲台看得十分神圣,把听众当成朋友,在他看来,给当代青年作演讲报告,必须得用一切知识,以生动的语言内涵,鲜明的节奏韵律,浑然天成的艺术手段,去感染听众,打动每一个人。彭清一说:“我在演讲时,根据报告内容的听众的情绪,不时插入一段舞蹈动作,或引吭高歌,或朗诵几句诗,把声音与态势有机地结合起来,使会场的气氛热烈起来,能使听众消除疲劳,在听众兴奋过后再引出一段革命道理,听众就容易接受。”

        十多年来,工厂、农村、部队、学校甚至监狱都留下这位残疾艺术家的身影,每位听众都被彭清一精彩的演讲深深打动。会场上时而鸦雀无声,时而笑语朗朗,时而庄严肃穆,时而嘤嘤啜泣,暴风雨般的掌声此起彼伏。他是用心灵呼唤心灵,用生命燃烧生命。他去得最多的地方是大学,他以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操,一个艺术家的卓越风采,一个儿子对母亲的赤诚,一个长辈对晚辈的企盼,使这群天之骄子折服了,倾倒了。

       彭清一说:“不论我演讲了多少次,我总是把每场演讲当做第一场,一丝不苟,满腔热情地对待。”听过彭清一演讲的人们都从中受到了教育、启迪和鼓舞,把他视为“人生之友”、“铸魂之师”、“用生命呐喊的人”。把他的演讲视为“诚与美的呼唤”、“情与爱的渗透”、“心与心的交流”、听彭清一的演讲是一种净化,是一种升华。赞誉之辞发自内心。可以想象,对于一个身有残疾的老人来说,两千多场演讲,他该付出和倾注多少心血。

        李燕杰、曲啸、刘吉并称为“共和国四大演讲家”的残疾人彭清一教授来到烟台,为我市青年献上了以“成才、励志”为主题的精彩报告,以“身残志坚,抗争不已”现身说法感染了每一个聆听报告的港城人。

        彭教授生于1931年,10岁丧母,18岁考入华北大学艺术系,学习歌舞,自此与舞台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曾以《红绸舞》、《西藏舞》在柏林为祖国赢得两枚金质奖章,成为一名出色的民族舞蹈艺术家。1985年,55岁的他在给青年演员做示范动作时不幸跌倒,左腿胯骨粉碎性撕裂,并留下了终身残疾。飞来的横祸让彭清一不得不离开心爱的舞台,但倔强的他不顾家人的劝阻,又迈上了另一个人生的舞台――演讲台。

        为了写好演讲稿,他经常挑灯夜战,全然不顾自己病残的躯体。20年来,他的足迹遍布全国27个省、市、自治区,听众达数百万人次。至今,他已演讲2915场,并担任183所大学的兼职教授,27个大型企业的高级思想政治顾问。    

     




    Copyright 2009-2013 版权所有 | 南京咸慈中医肾病专科医院  
    地址:南京市白下区丰富路27-1号 电话:400-700-5250  传真:025-52440970
    电子信箱:xcsbyy888@126.com 苏ICP备13046611